信件标题 尿毒症父子生存难存续恳请领导帮助
来 信 人 张红 来信时间 2017-07-17
来信内容 尊敬的领导:
    本人张红,巴州区玉堂办事处铜堡村十一社人,家中父亲早年患有尘肺、糖尿病等多种疾病,母亲身患残疾,虽然这是一个贫病交加的困难家庭,但是我却在身残志坚的母亲关爱中生活成长,造就了我对生活积极向上、豁达老实的生活态度。在我不断努力下生活有所改变的时候,而老天爷却了给了我更多的磨难。
    2009年25岁的我发现小腿严重浮肿,并伴随刺痛,随后在简阳市中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慢性肾炎(尿毒症期),我有点不相信听到的结果,于是又去了成都华西医院复查,最终被确证为尿毒症,确诊后,在华西医院住院一个多月,后出院到简阳市人民医院又住了一个多月,眼看积蓄快用光了,无奈之下我回到了巴中在巴中市中医院继续治疗。
    我的母亲当听说救治儿子最好的方法就是换肾的时候,第一时间都表示愿意捐肾,并做了肾源配比,有可能是老天眷顾,也有可能是母爱的伟大,母亲符合捐肾的条件,然而巨额的手术费用又再次难倒了我们这个贫困的家庭。无奈只好接受规律透析保命治疗,等待时机。
    然而命运总是捉弄我们这一家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13年6月母亲在家遭遇电击意外去世,虽然失去了最爱我的妈妈但是我却不能放弃自己,因为还有年迈的爷爷,多病的父亲需要我的照顾。而老天爷却又开始降临他的不公。开始给予我们更多的磨难。
    2016年6月父亲张中权,也由糖尿病发展成了尿毒症,不得不接受透析治疗维持生命。
    2017年6月年迈的爷爷,在遭遇孙子病重,儿媳意外离世,儿子病危多重打击下引发意外,含恨离世。
    接二连三的意外,加上两个重病患者长期维持透析治疗,更加增添了家中的经济负担,使本就清贫如洗的家庭更加不堪重负,负债累累,生存无以为继。
    多年来我们一家,受到来自党和人民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关心帮助,才得以勉强维持至今,现在我们父子两的情况愈发艰难,实在没有能力继续维持高额的自付费用和生活所需,我一直在中医院血液透析,以前医院不需要我们垫付医疗费用,且免除了自付部分,现在医院要我们自行垫付医疗费用,再到医保局报销,且自付部分不再免除,我父子二人均身患尿毒症每人每周三次透析,父亲农村户口享受精准扶贫待遇报销比例高每个月自付需要500左右,加生活费1000左右,我于2012年办理了就地农转非,享受灵活就业人员医保待遇报销比例85%由于我和父亲均已丧失了劳动能力,每个月自付得2000左右,再加上生活开支,医保费用,房租等实在很困难,更别说手术了想都不敢想,想好好透析维持下去都难。
    鉴于以上情况,请各位领导以人道主义精神为准绳,以人为本、生命至上的原则,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给予本人解决一个城市三无人员名额,或允许本人户口转回农村享受精准扶贫政策或农村五保政策为盼!恳请领导重视一下好吗?无奈在此写信只因我玉堂办事处各位领导想尽了办法帮我却无能为力,我明白我这样的问题唯有某些领导开口才行,而我们想见领导真的很难,故一次又一次的写信至此!请各位同志原谅!我真的很想活下去啊!
信件状态 已责成 巴中市巴州区玉堂街道办事处 办理, 限于 2017-08-24 之前办理并回复。
答复内容

网友:
  您好!您在区长信箱的留言已收悉,现回复如下:
  经查:玉堂街道办事处铜堡村张红,2009年患尿毒症,2012年为解决其本人无法承受的高额医疗费用,我处同意将张红的户籍就地农转非,并享受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报销比例85%的待遇,并将全家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每月享受补助标准为759元,同时,我处多次给予临时困难救助。2016年张红的父亲张中权也由糖尿病发展成为尿毒症,但他属建档立卡贫困户,享受医疗扶贫政策。您要求政府将您纳入“城市三无人员”或农村“五保”救助,因无政策依据,我处无法办理。
  感谢您的留言!
  

                             巴中市巴州区玉堂街道办事处
                                     2017年8月9日